百事注册:脸大女孩的尴尬

恒行注册 百事注册 浏览

恒行注册:你知不知道,妈妈故做神秘的说: 什么我手里拿着刚砸一半的核桃,瞪圆了眼睛望着她。 我打听了,咱们这和你一样大的女孩子都走光了妈妈无奈又有点希望的说,她想着我可能会和

 “你知不知道”,妈妈故做神秘的说:

    “什么”我手里拿着刚砸一半的核桃,瞪圆了眼睛望着她。

    “我打听了,咱们这和你一样大的女孩子都走光了”妈妈无奈又有点希望的说,她想着我可能会和她一样大惊小怪。

    “那又怎么样”,我继续掰着核桃,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。

    “那你什么时候能带一个回家让我们看看是红的,绿的,蓝的,白的”

    “黑的”,我没好气的说,“脸这么大,长这么丑,谁要?搁我都不要”。

    “谁说你长的丑,我看你长的就挺好看的,咱这十里八村的也找不到比你好看的”,妈妈不无自豪的边说边扫着地。

    “也就你夸我了”,我依然没好气的掰着我的核桃。

    “脸大怎么了,巴掌大的脸就好看啊?脸大就是好,脸大有福气,脸大......”还没等她说完。

    “福气搁哪儿了,搁哪儿了”,我边说我边做四处寻找状。

    忽然“嗖嗖嗖”一个扫帚把,朝我扑了过来,我一蹦想躲开,不蹦倒好,一蹦不歪不斜正好砸到我脚上,我抱着脚龇牙咧嘴,那边却来了句“活该”。

    这是每次回家都要上演的一幕,我的脸型一直是我的悲哀,不是胖,胖倒好了,而是本该是一副姣好的容貌却硬生生的被象钢筋一样骨头撑着,除非动刀子,好在我胆小又没钱。这副“尊容”才得以保留到现在。从此却莫名其妙的对女娲产生了藐视,心里一直觉得是女娲的错。

    而且我已经深刻的总结了大脸的三大坏处:

    一:化妆品用的特快。

    没办法啊!少了涂不到呀,一张脸实在不能厚此薄彼。而且我的化妆品对我来说又是特贵的那种,和同学一块买的,人家还剩大半瓶,可我只剩小半瓶,真是罪过啊!所以这始终是我不能发扬艰苦朴素,勤俭节约的有力的excuse.

    回到家妈妈总是生气的问:

    “又换化妆品了,上次那个没用完又扔了吧”

    “没有,用的底朝天了,谁让我脸大呢?”,我没心没肺的说

    “狗嘴里吐不出个象牙来”妈妈白了我一眼又继续她那永远都做不完的家务了。

    二:脸大没有亲和力

    脸小的是想扮女人扮女人,想扮可爱扮可爱,偶尔扮了回坚强,还会让身边的男人有怜香惜玉的感觉。脸大的呢,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剽悍,强壮,大大咧咧,没心没肺。

    就说大二时搬宿舍来说,那些脸小的女孩子,个个呈弱柳扶风状,倒也楚楚可怜,有男孩子为博美人一笑,竟能在三十七八度的天气里,挥汗如雨,还乐此不彼。要知道我们住的可是六楼。而我呢,只能望洋兴叹。白长了个大个子,手无缚鸡之力,只好整装零取。一点一点的满脸郁闷的往下搬,可是电脑怎么办,主机倒轻,可显示器我可不能零取,我真怕化零之后,在也不整了。这时一个男孩子过来二话没说要帮我搬,我还没来得及感谢呢,后面飘来一句让我想自杀的声音,“不用帮她,他劲大着呢”这个该死的班长(男生),我努力克制自己,保持形象不发作。却一赌气竟自己搬了起来“看,我说她有劲吧”存心气我,我边歪歪扭扭地走,边在嘴里低声骂着“小气鬼,小心眼,小肚鸡肠……”。

    还没刚下两层台阶,班长和那个男生又忽然跑过来,夺过箱子就走,我心里窃喜,可班长那该死的嘴里竟说:“女人就是女人,吃在多都没用”,气的我只干瞪眼,也不敢打他,他搬的可是我的电脑,万一他一“失手”,吃亏的还是我,只能对着他的背影一阵拳打脚踢,然后两手一握,使劲一揉,把空气扔到铁塔湖里(后面是开封铁塔)。

    说他是小气鬼,我们还有一段渊源呢,那是在大二时,一次体育课,老师忽然童心大发让我们玩贴人的游戏,就是一个人跑一个人追,等快追到了,跑的那个人往另一个人身前一贴,另一个人在接着跑去贴其他人。游戏越玩越起劲,大家都疯狂的跑着,轮到我了,眼看就要被抓到了,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往一个人跟前一贴,临了还不忘仗义地推他一把“快跑”,我就转过脸了。可光喊着加油,就没看见人跑,咦,人呢?我往后一看,没人呀,正纳闷呢,旁边一同学乐了:“在地上趴着呢”,我一低头,只见他正捂着胸口趴在地上疼的龇牙咧嘴,还不忘幽上一默:

    “小姐,你练过降龙十八掌吧”,

    “不”我一本正经的说,他猛一抬头“是降虫十八掌”,哈哈哈,大家都笑晕了。

    从此他便记住我了,总是不是时机的报复我一把。

    三:大脸的人总被误认为很胖

    记得有一年初春,柳条也刚刚吐新芽,我穿了一个大的羽绒服去逛商场买春装,其实羽绒服里就套了件秋衣,也不算很热,但脱了就有点冷。我刚到商场就相中了挺漂亮一小西装,我满怀希望的说“让我试试那一件”,谁知那个美丽的营业员笑容一转,冷冷的说“你穿不上”,咦,还没试我怎么就穿不上了,刚要和她理论,却见她正笑魇如花的赞美别人了。得,不跟你计较,又不是就你一家卖衣服。我接着逛,结果整个商场好象都商量好了似的,都说我穿不上,最后我急了,我管你让不让试,我非穿不可,那个年长的阿姨看我执意要试,就对旁边的小姐说“给她拿件大号的”,我脱掉羽绒服,那个阿姨说:“你不胖啊”,我得意的昂着头,大号显然太大了,她又给拿了件中号,一穿正好,好象这衣服就是为我做的,我一甩钱转脸就走了。一路上,越想越觉得冤枉,窝了一肚子火,都是这脸惹的货,和脸较上劲了。

    还有一次,在大四上学期的是时候,和班里的几个女同学在外面合租了个三室一厅搞毕业创作,而且为了省钱,大家都是做饭吃,美名其曰省钱,可比在外面买着吃花的还多。隔三岔五总来一帮同学,大家围着桌子吃吃喝喝,空着手来还好意思打着包走,我们兜里那几个钱哪经的起这么折腾,还不到一个月,预算就大大超支了。后来我们几个硬着头皮押着班长,在开一次班会最后补上一句,以后去我们那饭菜自理。哥门们也自觉,以后每次来都萝卜青菜,猪肉粉条的捎上一堆,他们走了以后还够我们吃上好几顿的。每次我们都高兴的邀请他们再来,那心诚的啊!拜菩萨也没这么真诚。

   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个月,我们就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,好象是05年元旦那天,朱利去马道街买衣服,衣服没买来,却哭丧着脸回来了,我们问他怎么了,只听她恨恨的说:“中午别做我的饭了,我以后都不吃饭了”,惹的我们哈哈大笑,她急了扯着嗓子尖叫:“别笑了,都赶紧去称称吧,严重超标”,突然我们好象都意识到了,下午我们就结伴去了我们学校东门的小门诊,因为那里面有个免费的电子体重器,还挺准。在路上我们就商量好了,称的时候只能看自己的,不许看别人的,称完后大家就紧锁眉头一声不吭回去了,回到家谁也不提吃饭,还不约而同的买了一堆黄瓜,都说互相监督一顿就吃一根黄瓜。那段是最郁闷的时候了,每次逛完街回来,都有要绝食的想法。刘颜更绝,怕管不了自己的嘴,买回一套她那时根本就不能穿的漂亮吊带裙,挂在床头,以激励自己。颇有悬梁刺股的意味吧。

    可是那可恶的班长却哪壶不开提哪壶。那天正是课间,我们几个正在讨论吃什么最减肥,我争着说当然是吃黄瓜了,恰巧班长从我身边经过,没头没脑也没好气的说:“还吃,看你胖成什么样了,再吃就成猪八戒了”,而我更是每头没脑,嘴一瘪,低头哭了起来,班长这可傻了眼了,他想我一向脸皮厚,怎么一句玩笑话竟把我说哭了,他显得手足无措,大声说:“对不起啊,真对不起,我说错了,你别哭了”,他看我不理他,又拉开窗户,半开玩笑的说:“对不起,你别哭了,我跳楼行了吧!”,我一听这话捂着眼睛又乐了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他一看我笑了,才如释重负。现在想想,那时为什么哭呢?还不是那段时间憋屈的,一顿就吃一根黄瓜,我遭了多少罪,还挖苦我。不过那时也太便宜他了,怎么说也得再哭会,让他急出一身汗才对。

    从那以后,他就很少开我玩笑了,直到有一天朱利说“我怎么觉得班长现在看你的眼光变的那么温柔了,也不象以前动不动就拿你开涮了”,这时我才发现他看我时眼里多了一层深意,慢慢的我发现他好象喜欢我了。心里想着:别介,这是不可能的,因为那时我已经背地里和物理系的一个男生关系暧昧了,这事当时谁也不知道,直到有一天,我和那个男生在校园里散步,被眼睛瞪的圆圆的王默迎面给撞上。为这班长好几个月不理我,直到去年五一时才说话,还是我先找他说的,虽然心里隐隐的觉得对不起他,但也真是爱莫能助。

    现在已经工作了,还是经常被我的一张大脸困扰,经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恨恨的想这么影响市容的一张脸,早晚我得把它给削了。要么顾影自怜,这么精致的五官怎么就配在这样一张毫无生气的脸上呢?

    好多人说我气质很好,我知道这是书给予我的,好在还有气质。人总是会老的,再美丽的容颜都经不住岁月的洗礼,但气质是永恒的,爱情能永恒,不是靠美丽的外表,而是人格魅力的吸引.

    脸大的女孩莫悲哀,幸运会时刻眷顾你的,人们不是经常说:别人都得不到,就你脸大。呵呵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ecove.net/muming2zhuce/2020/0518/51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