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度登录;梦醒时分

恒行娱乐 百度登录 浏览

恒行注册:惠琴一直都不相信柏涛会背叛自己,所以本来打算抱着自己夜以续日亲手折的千纸鹤送给柏涛,然而她却没有想到柏涛在自己伤心欲绝时却与别的女人在一起,惠琴先前的一丝希望在此

 惠琴一直都不相信柏涛会背叛自己,所以本来打算抱着自己夜以续日亲手折的千纸鹤送给柏涛,然而她却没有想到柏涛在自己伤心欲绝时却与别的女人在一起,惠琴先前的一丝希望在此时也变得支离破碎,如果说这一幕在照片里是难以让人信服,然而眼前的一幕不得不令她相信了!惠琴悲痛不能言语,柏涛又喊了一声,“惠琴!”惠琴的眼泪默默流了出来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她手中的玻璃瓶脱手而出,摔得粉碎!随后转身立即登上三轮车,匆匆离去。

  惠琴悲痛欲绝跑回房间,伤心而愤怒把房间里的所有千纸鹤都撕掉了,满地的千纸鹤犹如她的心一样变得支离破碎,先前的一丝希翼也荡然无存。她伏在梳妆台上痛哭流涕,自己为了这份爱以死明志,然而他却如此薄情寡义!曾多次想忘了他,忘了这份感情,然而每每都是“不思量,自难忘!”难道自己要一直这样难过下去吗?难道自己要这样折磨自己要养成习惯吗?想着刚才发生的那一幕,她从抽屉里拿出那一叠照片,照片中的柏涛在此时也是如此可恶,她也把这些照片撕成碎片,泪水直流……

  对于这件事,有人欢喜有人愁,梁母见惠琴气冲冲跑回来,她立即躲在门外听着房间里的动静,便知道他们的计谋成功了,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
  柏涛失魂落魄回到房间,他找来一个玻璃瓶把这些千纸鹤装了起来。望着玻璃瓶里的千纸鹤,柏涛终于知道这段时间惠琴是如何度过的,她为了这段感情,夜以续日,不眠不休折着这些千纸鹤,她把她的相思之苦一一寄托在其中,她对这份感情充满了希翼,然而自己却如此伤害她!换着是自己,这对我而言又是多么绝望的一幕啊!他又想到了刚刚惠琴的神情,给他的便是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,惠琴一句话也没有说,然而她的一举一动却无时无刻告诉自己她是多么悲痛与绝望。他应该向惠琴解释清楚,不能让他们之间的误会继续下去,不然受伤的便是彼此。想到这里,他拿出惠琴送给自己的钢笔,给惠琴鸿雁传书。


  惠琴收到这封信已是第二天,惠琴展开这封信,只见上面写着:

  惠琴:近来可好?许久不见,甚是想念!相思相见知何日?此时此夜难为情。

  惠琴,昨晚的事都是误会,你所看见的那位女人只是我的朋友而已,仅此而已!她在回家途中不小心扭伤了脚,所以我便送她回家,没想到却被你碰到,但愿你不会误会。我知道我们之间存在太多太多的误会,我需要得到你的谅解,如果得不到你的谅解,我会变得很孤独。对不起,是我伤了你的心,请原谅我,我会一辈子疼你爱你作为补偿!

  雁影云踪隔峰岚,计程书到月经三。休言半纸无多重,万斛离愁尽耐担。

  爱你的柏涛

  看完信,惠琴心里甚是难受:为什么每个男人在事情发生后还来弥补?难道他们就不能如此伤害女人,是多么残忍的事吗?你一次一次让我伤心,失望,你让我如何原谅你?想到这里立即提起纸笔给柏涛写了回信。

  柏涛收到回信,只见上面只写了一首诗:

  君心已随黄鹤去,
  千人万马追不回。
  只留余恨空悲凄,
  往日温存暖我心。

  这首诗的意思是:你的心早已离我而去,即使是千军万马也挽回不了了,只剩下遗憾让我枉自悲伤,也只有往日你我之间的情分还能温暖一点我的心。虽然只有短短二十八字,然而字字句句似针一样狠狠扎在他的心里……

  再说刘清雪昨日还满心欢喜到梁公馆做客,却被想到受到梁母的一番奚落,国华看清雪受到此等委屈,心里甚是难受不平。甚至为了这件事与母亲争论不休。国华说母亲不应该对清雪说这种话。王燕敏听后却告诉国华以后不要再与刘清雪这样的人来往!国华听后脱口而出,为什么,她又不是杜家的人!话说出来方觉后悔。然而王燕敏并没有为这件事争论,只是说道,她没有地位,身份,也没有显赫的家世,凭什么与梁家的人交往?随后还加了一句,更何况她还是杜家的佣人!只要与杜家有关系的人都不能来往!梁国华听后说道,那我让她辞去杜家的工作,这样我们就可以交往了吧!王燕敏听后,坚决说道,就算她与杜家没有任何关系,然而你还是不能与她交往!她又怎么配得上梁家?国华听后,不高兴说道,妈,你已经干涉了姐姐的婚姻,难道你还要干涉我的婚姻吗?随后又说道,反正今生我非她不娶!王燕敏没想到梁国华会对自己如此说话,伤心说道,我们梁家到底欠了杜家什么?你姐姐喜欢杜家少爷,而你倒好,却喜欢杜家的佣人!你这不是打我们梁家的脸吗?国华听后,也没有回答母亲的话,转身便离开了,任王燕敏如何叫喊也没让国华回头。

  国华离开杜公馆后便径直找到了清雪。他们又在一条石径小路上,小路两旁的矮小的树木早已吐出嫩芽,显得生机勃勃,然而此时他们却无心欣赏身边的美景。

  “清雪!”国华突然打破了沉寂,语气有些低沉,“我有件事要告诉你。”清雪的心一下就悬了起来,只听国华继续说道,“我母亲不同意我们来往!”这句话虽然在清雪的意料之中,然而却还是好像向她泼了冷水,全身冰凉。她了嘴唇动了一下,却欲言又止,只听国华又说道,“你放心,不管发生了什么事,我都会和你在一起的!”刘清雪望着国华,眼里充满了期望,然而不知该如何表达她的心情,国华劝慰道,“我想,我母亲只是暂时不同意而已,我想等我母亲了解你之后就会接受你了!”听了国华的话,刘清雪把眼神移开了,缓缓说道,“也许两个人相处,能够做一对好朋友,也是一件幸福的事!”国华哪里听不出刘清雪的意思,他立即说道,“我说过,你不能轻易放弃这段来不不易的情感!”

  “你把右手生出来!”国华突然说道,刘清雪不明白国华的意思,还是按他所说把右手伸了出来,随后国华也伸出了右手,并握住了清雪的右手腕,这让刘清雪握住他的右手腕,国华语重心长说道,“就算你放手,我也绝不会放手!”刘清雪听后,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,随后俩人紧紧搂在一起,清雪的眼泪夺眶而出……

  当柏涛再次来到陈冰如这里借酒浇愁时,陈冰如见他一脸痛苦,心里也颇不是滋味,毕竟这件误会是她引起的。陈冰如走过来便问他,他们的误会是否解释清楚了?然而柏涛没有回答,默默喝酒。陈冰如见后立即说,如果你们的误会不能解释清楚,她可以亲自去解释。柏涛听后说道,不用了,我与惠琴的误会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。并说这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,注定他与惠琴有缘无分。陈冰如也不想眼睁睁看着他们的爱情无果而终,很想把一切事情都告诉给柏涛,然而却忍住了,因为她害怕事情一旦被揭穿,她与国恒又怎么相处?柏涛又将怎样看自己?尽管柏涛口口声声说这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,他与惠琴有缘无分,然而却又口口声声说绝不会放弃这段感情,他会一直等惠琴,哪怕是双鬓斑白也要等她回到自己身边!陈冰如听后,心里一阵震惊,原来柏涛对惠琴的爱是如此执着!然而,如果是自己,她也会等着他,直到两鬓斑白。

  自从梁国恒答应把他的交易交给叶孔平后,叶孔平在这里的交易也甚是顺利。然而梁国恒哪里忍受得了叶孔平的嚣张气焰,于是把叶孔平约了出来。叶孔平不明白梁国恒约自己有什么事?虽然俩人的脸上都堆满笑容,然而都是笑里藏刀。梁国恒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希望叶孔平把那些照片交还给国恒。叶孔平早就意料到梁国恒的目的,也没有多言,于是便让阿兵把那一叠照片及胶片扔给了国恒,国恒看了一下这些照片及胶片,心里甚是满意。然而在回家的路上,阿虎便说出心中的疑虑,他怎么都不相信叶孔平会如此轻易把照片交出来,唯恐有诈!听了阿虎的话,梁国恒也觉得有理,于是俩人匆匆赶回办公室,俩人仔细把胶片与照片一一对应。果然,有一张胶片不翼而飞!看来叶孔平还藏了一张至关重要的胶片!梁国恒大骂叶孔平,阿虎镇定自若,立即让阿豹去跟踪阿兵,说不准还能把藏起来的胶片夺回来。

  夜晚。

  皎洁的月光倾泻而下,仿佛是一双寒凉的手抚摸着大地,让天地间都是冷冷的。惠琴站在窗口看着明月,心里一片孤寂,此时她觉得自己就好像是那一轮明月,高高在上,无依无靠,没有人能够她的心情。她的心里始终还是有柏涛的,她不止一次从梦中惊醒,难道说自己真的与柏涛有缘无分吗?突然她又想起了那位算命老者,还有那一晚奇怪的梦,想着想着,她的眼泪悄然而出,有诗曰:思悠悠,恨悠悠,恨到归时方始休,月明人倚楼。美人卷珠帘,深坐蹙额眉,但见泪痕湿,不知心恨谁?

  阿虎没有猜错,叶孔平为给自己留一条后路,他确实藏了一张胶片。为了安全起见,叶孔平便让阿兵派人去照相馆把藏起来的胶片冲洗一张照片,然而他们却没有想到,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阿豹所监视了!只见阿兵派去冲洗照片的人,刚刚从照相馆出来便被阿豹逼到一条死巷子,阿豹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抵住他的太阳穴,威逼他交出胶片,起初还装糊涂,然而后来还知是国恒派来的人,为了保命便说胶片还在照相馆。然而如此,他也没有保住自己的性命。阿豹把他击毙后便藏了起来,随后便去照相馆把胶片取了出来。国恒得知胶片被夺了回来,甚是得意,立即叫来吴志强,并商量今晚趁叶孔平在进行交易时,突然出击,把他一网打尽!想想即将除去心头大患,国恒也是忘乎所以。

  王燕敏虽然并不希望国华与刘清雪继续交往,然而国华还是瞒着母亲继续与刘清雪来往,他们的秘密交往还是被王燕敏撞了个正着。

  这日刘清雪与国华有说有笑信步在街头,这时只见王燕敏抱着一束鲜花向他们走来,国华他们亲切叫了一声,“妈!”刘清雪也叫了一声,“伯母!”然而王燕敏一见国华身旁的刘清雪,脸一下就沉了下来,“国华,你怎么还和她在一起?我不是说过,你们不能再来往了吗?”

  “妈,我可刘清雪在一起不是很好吗?”国华说道。刘清雪似乎有话要说,却被王燕敏打断了,“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!”国华听母亲如此说,有些替刘清雪打抱不平,“妈,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她呢?”王燕敏听后生气说道,“难道妈妈这样说也需要你来纠正吗?”刘清雪不愿意看见他们母子为了自己而争吵,立即说道,“国华,我还有这事先回去了!”说完便匆匆离开了,国华正欲追上去,被王燕敏叫住了。刘清雪加快脚步,她不愿继续待在这里,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,她的心很乱,她何尝不明白伯母的话?伯母是明确告诉她,她与国华是不可能在一起的!回到家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想着她与国华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不知不觉便是深夜了。正是:寻好梦,梦难成。有谁知我此时情,枕前泪共阶前雨,隔个窗儿滴到明。

  叶孔平也没有想到,今晚在蛤蟆山进行交易时却突然被杜柏海包围!突然遭受此劫这让叶孔平不知所措,来不及把毒品带走就仓皇出逃。杜柏海穷追不舍,然而叶孔平也有一群难兄难弟拼命掩护,最终还是让叶孔平犹如丧家之犬逃脱了。对柏海来说,今晚的收获不小,除了缴获一批毒品,还挫败了叶孔平的威风!

  叶孔平与阿兵犹如丧家之犬逃回办公室,他们怎么都想不通今晚为何会被柏海包围?之前他们一直以为国恒受制于自己,目前自己的处境会很安全的。是谁把今晚的行动泄露出去了?难道是梁国恒?可是梁国恒还有把柄在自己手里,他不可能冒险行事,随后又怀疑自己身边又内奸。俩人正在商量这件事,房门突然被撞来了,来者满头大汗,他们也顿觉不妙。当叶孔平他们得知今日去照相馆冲洗照片的人被暗杀的事时,惊恐万分!随后又平静下来,这件事一定是梁国恒指使的,他一定是取回了胶片,怪不得今晚回被柏海包围,现在一切都顺理成章了,如今没有了国恒的把柄,自己也就吃了哑巴亏。叶孔平瘫软在椅子上,正当他一筹莫展时,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来,随后在书桌旁的垃圾桶里翻起来。真是: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!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ecove.net/muming2denglu/2020/0519/64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