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事2娱乐:蝶恋

恒行 沐鸣2娱乐 浏览

恒行注册:早晨的阳光,暖暖地照拂着忘世池,池面波光粼粼,是舒爽,是轻柔,也是宁静、美丽的。 这里,是云渡山,仙家居住之所。我的师父,亦是其中一个,而我,是她最为疼爱的仙子蝶仙

早晨的阳光,暖暖地照拂着忘世池,池面波光粼粼,是舒爽,是轻柔,也是宁静、美丽的。

这里,是云渡山,仙家居住之所。我的师父,亦是其中一个,而我,是她最为疼爱的仙子——蝶仙。

我站在池畔边,一身雪衣随风飘扬。忘世池荡起层层涟漪,我知道,那是师父来了。

她说,蝶儿,你们这段是孽缘,几生几世都不会有善果的。

我抬头仰视她,神情无怨地凄美一笑,说,纵是颠簸生世,蝶儿亦无悔。

如今,只求一朝如愿。

一、【百花已调,风飘渺,红颜白骨怎比较】

如烟阁。

经流年,梦回曲水边,往事如烟。

我抱琴而坐,白皙精致的脸上,没有任何表情。

琴声缓缓流淌,一首动人的曲子寂寥地在皓月下婉转低吟。

我若有所思的放远目光,流波盈转。

小姐,天冷了,该回房歇息了。身边的丫鬟为我披上披风,轻声道。

起身,琴音戛然而止,我不语。

梦中,不知身在何处;梦醒,踯躅在原地不知所措。隐痛,划过心灵。我不想哭,但眼泪,却无法控制。

披衣,从床榻放下纤足,感受着秋天的冷丝丝的渗进肌肤,我提步,向花瓣凋零的院落走去。

薄雾隐隐,星点的月光不甘的透过云层温柔的打在树隙间,显露着一种静谧的美。

抬手接过栀子树上颓下的花瓣 ,稍一用力,手中的花瓣被捻得粉碎。

感觉到有人的接近,我转过身,却见一袭白衣的男子,一头墨发用白玉冠束起,垂着两条白色流苏,那俊美绝伦的脸上,带着冰冷的笑意。

公子,如烟阁想必不是你该来的地方,还是尽早离开吧!微微叹了口气,我提醒道。

他浅笑,不回答。

江湖皆传言,如烟阁阁主蝶儿姑娘貌若天仙,今晚一见,果然非同一般。

清冷的气质,修长的身姿,配上那一身轻纱雪衣,恍若仙女,月光下,在绝美之中散发着一丝的虚无缥缈。

转身,离开。

我望着他渐行渐远的身影,疑惑着。

二【春风不染,鬓似霜,佳期难料】

撑把油纸伞,在寂寥的雨巷里独自走过。烟雨蒙蒙,我踏在江南的雨季里,路过无痕。

雨巷,寂寥,幽长。

我撑着油纸伞,幽幽地走过。

身后,温柔的声音响起,蝶儿姑娘——

转过身,我看见了他,那个在如烟阁出现过的男子,依旧一袭白衣。

阁下是?

在下言墨。上前几步,他浅笑看着我。

烟雨朦胧,似幕,似帘,似网……

蝶儿姑娘,还是到在下府上避避雨吧。

我淡淡地看着他,转身,离开。

扬起一个失落的微笑,男子如皎玉般的身影,稳健的消失在雨巷尽头。刚才的一切仿佛就是一场美梦,如泡沫般在五彩斑斓后迅速惊破,荡然无存。

两个本应有更多交集的人,就这样匆匆的相遇,而后,分开,朝着不同的方向,远离彼此,很久很久……

三【一缕琴音不成调,相思难了】

我默默地跟在领路的人的后面,神情淡然。

言家是京城首富,近日,言家的一家之主得了重病,踏进言府,我便看到医师们那一副惋惜的神情。

蝶儿姑娘,请您一定要救救我们老爷啊!言家人求声连连。

望着厅中之人。是他,我暗惊。

看着眼前的人,他手习惯性地摸了摸袖中的玉笛,率先离开厅堂,向荷花池边的水榭走去。

仔细地观察了言家老爷的病,我暗叹,呵……如此恶疾,难怪无人会救。伸手,掏出身上的莲丹,给他服下,交代几句,便离开了。

走出厅堂,远远便望见那忧愁的背影。

缓步走向水榭的那个背影,沁人的微风中,那徐缓摆动的衣摆,竟扰得我心头莫名的慌乱。

静静伫立在榭门的圆柱边,我望着离自己仅几步之遥的他。

笛声凉意凄凄,在这设计浑圆的庭院中来回碰撞。

你, 很难过吧?

阵阵微风惹得池中的精灵们不住起舞,硕大圆润的荷叶互相交错之间细碎作响,无形中引出淡淡的凄凉。

笛声骤止,他将一身白衣的我看在眼里,嘲笑地提了提嘴角,生老病死,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。

我会救他的,我淡淡的开口,颔首准备离去,可衣袖拂过门柱时,却被一股坚定的力量牵住。

卸下故作坚强的表情,他请求道,蝶儿姑娘,一切,都拜托你了。

我看着自己袖口上的那只手,一抹心疼奇异地划过心头。无奈地一叹,我甩开牵制,走出水榭。

“你好生休息,你父亲的病,我会治的。”

黑夜暗至,我静静地坐在窗边,眼神望着深幽的天空。

转身,拿起古琴,回想起那首《雁丘词》,笑意绵延,手指灵动。

问世间、情是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。

天南地北双飞客,老翅几回寒暑。

欢乐趣,离别苦。就中更有痴儿女。

君应有语: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。

横汾路,寂寞当年萧鼓。荒烟依旧平楚。

招魂楚些何嗟及,山鬼自啼风雨。

天也妒。未信与、莺儿燕子俱黄土。

千秋万古。为留待骚人,狂歌痛饮,来访雁邱处。

不禁抬头望向窗外的圆月,却被忽然闯进视线的一袭白色怔住了神色。

是他。

蝶儿姑娘,这首曲,在下似曾相识。

仿佛灵魂被抽空般,我怔住了,这曲子,我只为他一人弹奏。

四【誓言过眼,情义薄,余音难消】

不会是他的,我一次次的安慰自己。

言君化前生,孽缘以命啊!

师父的声音缓缓传来。

师父——

蝶儿,言墨是他的今生,你们不能在一起,不然他必会丢失性命。为师望你早日忘记凡尘俗事,还于云渡山修炼吧。

师父,蝶儿忘不了。我低喃。

罢罢罢,每个所见所遇到的都是早有安排,一切都是缘,缘起缘灭,缘聚缘散,一切都是天意啊!

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泪。

翌日,我再次观察了言家老爷的病,已大有改观。

夜色清幽,落花点点离逝,湖面波纹粼粼。举起笛子,他悠悠地吹起一段曲子,和着夜幕下的梨花雨凄凄的缭绕着。

我慢慢地靠近他,眼中闪过一抹受伤。言墨,你真的是他吗?

止住了流曳的音符,转身,他发现异样的我。

“蝶儿姑娘——”他轻唤。

我低下眼帘,藏住自己的情绪。脚下一点,落于湖中的梨花树畔。

他也随着起身,来到我的身旁,说,蝶儿姑娘,在下对你一见倾情,蝶儿姑娘是否……

我望着他,决然的说,言墨,我不会喜欢你的。

那一刻,我看见他红着双眼,心如刀割。

蝶儿姑娘,我可以等!执子之手,陪你痴狂千生,深吻子眸,伴你万世轮回。

眼泪,止不住倾狂而下。言墨,我不能让你死。咬破嘴唇,我颤抖着双手,从袖中拿出银针,迅速的在他手臂上一刺……

“蝶儿……”身边人轰然倒地。

月光中的梨畔依旧美的妖娆,可劳燕分飞,哪里还有原来的光景,此梨彼离……言墨!别了……我用我的感情,换你的生命。

可是,在我回到如烟阁后的几天,言墨就死了。

言家老爷因为没有我的医治,竟又一次染上重疾,死了。言墨伤心过度,竟与他父亲双双离世。

师父的话竟然那么快就应验了,尽管,我没有和他在一起。

恍若刚才还跟我说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的人,一晃眼却已繁华尽逝。

五【与君共醉今朝,自逍遥,天若有情天亦老】

早晨的阳光,暖暖地照拂着忘世池,池面波光粼粼,是舒爽,是轻柔,也是宁静、美丽的。

这里,是云渡山,仙家居住之所。我的师父,亦是其中一个,而我,是她最为疼爱的仙子——蝶仙。

我站在池畔边,一身雪衣随风飘扬。忘世池荡起层层涟漪,我知道,那是师父来了。

她说,蝶儿,你们这段是孽缘,几生几世都不会有善果的。

我抬头仰视她,神情无怨地凄美一笑,说,纵是颠簸生世,蝶儿亦无悔。

如今,只求一朝如愿。

师父说,也许是前世的姻,也许是来生的缘,错在今生相见,徒增一段无果的恩怨。你若为他延续生命,必会使你苦心修炼的大半功力尽失,这样,值得吗?

我笑,就是幻化成蝶,蝶儿也要守护这份爱恋,如今,只求一朝如愿。

言家是京城首富,言老爷不会重疾缠身,其子言墨风华绝代,言家家门盛兴。

即使,迟早有一天会逐渐走向败落。

我只愿他,一生安好。

尾声

不知魂已断,空有梦相随。除却天边月,没人知。

雨丝飘 把慢掩罗衣 无言悄

一缕琴音不成调 相思难了

林间鸟儿俏看双双对对 难成笑

春风不染 鬓似霜 佳期难料

相思遥忆那年你我共相邀

花间酒亦好揽红衣双剑舞冰肌消

与君共醉今朝 自逍遥 天若有情天亦老

百花已调 风飘渺 红颜白骨怎比较

青丝绕叹红尘 知心人已少

誓言过眼 情义薄 余音难消

……

还记得一袭白衣,在如烟阁伫立。

还记得举笛吟唱,似江水绵绵无断。

还有,那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我愿幻化成蝶,守护这份爱恋。

如今,只求一朝如愿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ecove.net/muming2/2020/0517/36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